关于中金国衡

资讯详情

让选美变得客观---贵金属币评级的中国模式及实践

Jul 7, 2016 4:02:48 PM

评级标准的英美法系与大陆法系

      “所谓钱币评级,说得低端一点是小贩挑白菜,根据好坏和价格进行分类;说得高端一点就是选美,你评价一个人的美,会关注脸好不好看,身材好不好,声音好不好听……钱币评级也一样,只不过美国人划分了几个项目,让评委直接给个整体分。而我们是用尺子量这个模特,逐项扣分,最后得出一个分数。”在北京中金国衡收藏钱币鉴定评级有限公司(简称“中金国衡”)紧凑的评级室里,业务部负责人徐林对记者这样描述中美评级标准的差异。

        从1977年至今,ANA(美国钱币协会)制定的《美国钱币协会钱币评级官方标准》已经出到第7版,此标准对精制币的品相,关注四个方面,每版略有不同,分别为:压印效果、表面状态、原光、视觉表现。前两项偏向客观,后两项则偏向主观,每档得分在这四个方面都有详细的文字描述和对应的图样,由2~3名评级师综合打分。

        而2014年6月由中国钱币学会起草的《现代贵金属币品相评级标准(试行)》中,关注三个相对客观的指标:工艺质量瑕疵、物理伤痕和化学伤痕,每个指标下分列扣分项。

        在工艺质量方面,枚举了图纹效果、表面处理和特殊工艺等可能存在的瑕疵。在物理伤痕中,区分了面状伤痕、线状伤痕和点状伤痕,并分别以数量、形状和分布扣分。化学伤痕则包括变色、污渍和褪色,以面积、色彩和分布进行扣分。评分指标和统计方式相当细化、精确。

        在法律界,常常区分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两者的区别笼统而言可归纳为:大陆法系是成文法系,法律以制定法的方式存在;英美法系则是判例法系,法律在习惯法的基础上,总结成为一套法律体系。

        这两者的简单区分也适用于中外评级标准的差异。美国评级标准中最核心的东西是数据库,而数据库的核心是图样,也就是“判例”。中国评级标准中最核心的是指标体系,也就是“成文法”。

        参与拟订标准的中国钱币学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钱币博物馆研究部主任杨君认为:“中国的评级标准对纪念币的各类缺陷进行了合理的剖析和分类,制定这种评级方法,初衷是让标准客观、分级清晰,使得评级师、专家和集藏者都可以据此标准得出基本一致的判断,更容易达成共识。”

        徐林指着手中英文版《美国钱币协会钱币评级官方标准》(第6版)对记者说:“美国评级公司大多数情况下依靠主观评分,比如说标准中对eye appeal(视觉表现)这项的描述,什么样的币叫outstanding(出色)?对划痕这一项,你说“高于平均水平”怎么衡量?完全要凭经验。”

        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美国评级公司做广告时,更多强调的是评级师的数量与经验,强调第三方的身份、评级师不参与钱币买卖等。评级师的资深、公正,对评级公司的信誉至关重要。

        在官方公布的中国标准中,也采用了类似的描述分级法。作为中国第一家执行此标准的公司,在中金国衡的评级实战中,已经将其进一步细化,一个划痕的毫米数,可以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中国,要将评级标准的客观性进行到底。

      “100分的物理伤痕该是什么样的?就是所有项都是零。再比如98分对应的划痕数量应该少于多少条,每条要短于多少毫米,氧化程度、氧化面积应该小于多少平方毫米。这些全部量化。”徐林说。

        量化的前提是新中国贵金属纪念币的客观情况。它诞生的时间很短,只有30多年,所以它的制作工艺相对精良,表面状态保持较好。这样,精确量化在保证效率的前提下可以做到。

        目前,中国的评级从100分到80分,每两分为一档,共11档,与美国评级币的MS70-60(Mint State,或Uncirculated,意指保持出厂状态的未流通币)共11档接轨。

        中金国衡总经理殷献民参与了标准制定的全过程,他解释了把等级划分为20分,而不是10分区间的原因,“考虑到它有可能会越分越细,如果将来有再往细分的趋势,我们还可以扩充到15个甚至20个等级。”

      “英国主流的评级公司也弄了一个跟我们很类似的标准,从97到100分,对应的都是美国评级公司的70分,把最高的等级划分得更细,跟我们这个思路差不多。这是在市场发展之后,对评级标准更高的要求。其实,美国人自己也在补充,从70级到60级,评级分数后加个*或者是加个+。”

        当然,就如同大陆法系与英美法系互相补充和借鉴是当今法律界主流趋势一样,中国也有借鉴美国评级方法,梳理图样的计划,但这会是一个相当漫长的积累过程,与评级公司的发展同步。

      “这个试行标准是基于客观现状的必然选择。”殷献民总结说。

尽量客观地评价美

        只要有人的参与,似乎都逃不开“主观”二字,这也是很多币友对“客观评级”的质疑。

        如何规避人为因素,成为中国首家执行此标准的公司——中金国衡的当务之急。

        这家成立于2013年12月31日的公司,位于京城古玩字画店铺聚集的琉璃厂东街,楼下人流熙熙攘攘,楼上评级闹中取静。

        中金国衡采用的第一个办法是“双盲”。送评的人不知道谁来评,评级师不知道评的是谁的币,均由工作系统自动随机分配,机器会把两方面的信息都隔离、屏蔽。

        第二个办法是“背对背评级”,一枚币至少过三位评级师的手,评级师之间不知道其他人打多少分,只有当三位评级师打分完全一致时,分数才会生成。如果三个人的分数不一致,再请三位评级师进行评分,直到完全一致为止。每一枚币评后入库,重新分配评级师,确保评级师不受外界干扰。

        在中金国衡官网上接到订单后,评级师首先会用成分分析仪和精确到小数点后四位的天平等工具进行真伪鉴定,再进行背对背评级和裸币拍照,之后是复检和封装币拍照,所有数据存档。

        评级师根据工作系统中开列的上百条打分项,进行勾选。殷献民说:“我们不需要评级师一眼判断出这枚币是99分还是98分,评级师就对照指标表,发现一个填一个,至于它最后得多少分,那是系统后台计算的问题。”

        中金国衡副总经理鲁超明认为:“客观评级的方法看似比较‘笨’,因为评一枚币的时间成本很高,但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原原本本反映币的状态,把大数据留住,就把‘根’留住了。”

        美国资深评级师脑中已经形成一种类似条件反射的“币与分”的对应关系:70分、69分、68分的币是什么状态……他们拿到一枚币后,会对它进行快速判断,进而归类是接近68、69,还是70,这靠的是主观归纳能力。有时,美国评级师可能会借助图样与币对比一下,因为图样有更详细的说明。

        徐林说:“划痕的位置、币的镜面程度、评级师当天的心情和疲劳程度,这些都可能影响到分数。”

      但它也有优势,“这个方法快、效率高,”殷献民说,“但在国内贵金属币品相状况比较好的情况下,客观方法是更好的,因为它可以把这个差别区分得更细致。”

      “客观评级的追溯比较容易。进行复核时,发现分数不对,简单对一下就可以。币上的状态一旦记录下来,封装以后不可能再发生变化,这个是相对客观的。不管多少个评级师,很容易达成一致。而主观评级由个体评级师打分,会出现一枚币得出不同评分的情况。所以,客观评级的一致性、稳定性和可追溯性,一定比主观评级更好。”鲁超明说。

      “客观评级”方法隐藏着这样一条潜台词:不考虑钱币背后的附加因素,例如时代造成的工艺质量问题、名义上的“普精”之分、是否进行过清洗等,一切以表面效果为依据,坚持一致性标准进行评级。

        除了评级结果之外,中金国衡的数据库还提供两项服务:数量报告和价格指南,这也是目前主流评级公司均公开对外提供的资料。

        数量报告提示的是该币的稀有度和排行榜,价格指南则直接反映了钱币在市场上的价格波动。

        杨君将中金国衡推行客观评级的优势归纳为两点:“第一,公司大致掌握着国家30多年来金银币的生产数据,与造币厂熟悉,可以在生产线上对钱币进行关注。第二,得到中国钱币学会的认可,学会专家和印钞造币专家可对评级师进行培训。”

得分公式代表中国人的审美观

        评级的最终得分来自一个计算公式,它貌似复杂,其实简单,因为它就是中国人审美观的体现。

        这个公式的产生,使用了严谨的社会学调查方法。

        首先由一家媒介调查公司对金银币行业的各方面人士进行抽样,包括集藏者、生产者、钱币商等,然后对他们的偏好进行调查,统计结果形成一个矩阵,最后算出相应的权重。

        由于新中国贵金属币使用的工艺繁多,不下20种,而且深受广大集藏者喜爱。在制订标准时,工艺质量最终成为专门一项,而在美国评级标准中,这项并不存在。这是由中美纪念币铸造理念的差异产生的。

        美国的评级标准更多考虑的是物理和化学损伤,因为美国的币很少使用特殊工艺,大都是镜面和浮雕两种工艺。

        在工艺环节,美国唯一考虑的“压印效果”,即压印程度是否饱满。如果因为机器、坯饼的原因,导致压印不够饱满,打分会低。而这只是中国标准中“工艺质量瑕疵”中的一项。

        在实际中,一些特殊工艺上有缺陷的币被美国评级公司打了高分,这是因为美国不考虑这一项因素。

        美国的评级标准中几乎没有提到化学损伤,一是因为美国评级币更多是老币,送评时状态已经比较稳定了,不太会有化学反应。二是美国人认为,氧化等化学反应是大自然的力量,是无法抗拒的正常现象。

        徐林比喻道:“一个人到40岁依然长得五官端正,只是稍微有一些变老,选美时虽然不能给满分,但是依然可以打高分,因为这是岁月的痕迹。”

        但是很多中国人无法接受因氧化引起的变色,所以在化学损伤指标中,单独列出一项“变色”,这就是中外审美的差异。

        在调查中也发现,很多中国人认为物理损伤是更不能被接受的,例如清边的磕碰,于是标准把物理损伤单独作为一项,和化学损伤进行了区分,这与国外是相同的,不同在于公式中权重的相应变化。

      “中金国衡的公式把中国人文化、审美和消费习惯都考虑进去了,试图将中国贵金属币集藏者对‘币之美’的认知量化体现。”鲁超明说。

从质检员到评级师的职业转换

        中金国衡的评级师多来自造币厂的质检岗位,练就了火眼金睛,经过选拔,进入钱币评级行业。

        对这种职业转换,评级师坦言,虽然自己有“缺陷识别”的一套方法,但是目前还在积极学习和调整中。

        记者曾在造币一线见到过质检员的工作场景,整整一托盘刚压印好的精制币,齐刷刷摆在面前,质检员用四角看、中心看、头尾看等方法,迅速发现其中的“不良分子”。

      “一个曾经的质检员过渡到评级师,最需要的是将专业技能与指标体系衔接好,”殷献民说,“因为指标体系会比他们的专业技能更细致。同样是一个缺陷,做质检的话,识别出来就过滤掉了,但是在评级公司,你得知道这个问题的程度是多大,应该归为哪一类,他要能判断出来。例如说一个划痕,质检员肉眼看到了,这就是不合格品,可能回炉熔掉了。而评级师得看出这个划痕是多长、多宽,细化归类,之后就不用再管了。”

        深圳国宝造币有限公司董事匡冠奇长期在造币生产一线,他对质检员的优势和不足也有思考:“质检员在工作中能够接触到大量的产品,积累了实践经验,对瑕疵和伤痕的判别、理解是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无法企及的。但是,成为评级师还需具备更加全面的能力:第一,初步鉴定真伪的能力。质检员无需承担鉴定职能,缺乏相关知识和培训,而评级师需要有对送评币初步评估真伪的能力,需要鉴定方面的培训和实践。第二,艺术鉴赏的能力。质检员眼中的纪念币只是工业产品,只需满足质量控制的要求,而评级师眼中的纪念币不仅仅是工业产品,更是一件为广大收藏者所关注的工艺品。”

        鲁超明也认为,客观评级和主观评级对评级师的要求有差异,“有中国特色的优秀评级师队伍正在逐步建立中。随着中金国衡评级钱币数量的增加,图库的丰富,当有一大批人对币的图纹掌握得特别到位、梳理得非常全面时,中国钱币鉴定评级的人脑图库就会建立起来。”

      “正如世界上没有绝对的真理,只有相对的真理一样,钱币的鉴定评级是一种人类活动,也不可能做到绝对的客观。但是,钱币评级可以做到相对客观。”杨君对他参与制定的“客观评级方法”如是说。